亲,暂时无法评论!

明兰和王熙凤撞款?说一说古代人的抹额

封面新闻记者张路延

日前,“冯绍峰向谢娜要锁”登上热搜,暗搓搓地拉着没出镜的赵丽颖洒了一把狗粮,他和赵丽颖的“知否知否,应是一家三口”也饱受期待,不过,在两人公费谈恋爱的热播剧中,儿子团哥的出生,倒是提前实现了一家三口。

有趣的是,剧中结婚生子的盛明兰相比以前,装扮也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坐月子时,额间一抹蓝色更是引起不少观众讨论:这是什么?

不少人87版《红楼梦》爱好者更是发现:这不是王熙凤的经典装扮么?难道盛明兰和王熙凤隔空撞了款?

其实,这是古代人常用的装扮,叫做抹额。

抹额是什么?按照《现代汉语辞典》中的注解,就是束在额上的头巾。从形状来看,就是一条绑在额头上的带子,除了抹额外,还可以叫做额带、头箍、发箍、眉勒、勒子等等。

抹额出现的时间应该很早,相传大禹时期就有,并且从功用而言,初期的抹额并非是妇女装饰之物,而是一种军戎服饰,唐末马缟在《中华古今注》里,有一条“军容抹额”,就记录了:

秦始皇巡狩至海滨,亦有海神来朝,皆戴抹额绯衫大口袴,以为军容礼,至今不易其制。

这种军容服饰应该流传了很久,从东汉、唐朝的一些绘画作品中,我们都不难看到,武士们都有戴着抹额的装扮,比如《仪卫出行图》。

不过同样是唐朝,我们也可以发现,戴抹额不再是男子的专利,许多女子也开始在额间作此装扮,不过从各幅留下的古画图案也可以看出,多为女扮男装时使用。

直到宋代后,抹额才多为女子所用,并且跟早前比,女子一用,那抹额的“幺蛾子”也就多了,各种花样就来了,不再是男子那种简单布条,各种绣花、宝石都开始在额头上显山露水。

一旦可以作为炫富的利器后,抹额果然火速走红,明清尤甚。

按照《知否》小说的设定,作者称“明多一些,清少一些”,所以盛明兰用抹额倒也很贴切,只是大家都没有,她一个人用有点怪,又偏偏是产后,仿佛这有个产妇功用似的,但根据她的图像来看,不过是深蓝色一小条,倒是绸缎的模样,中间仿佛镶嵌了宝石,还是炫富的功能居多。

这种炫富,贾宝玉也做过,林黛玉第一次见他,就是: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戏珠金抹额,二龙戏珠金抹额,可见其贵。

书里,王熙凤喜欢用抹额,剧里更是用的多,杨树云在1986年担任电视剧《红楼梦》的化装设计,他就解释过用勒子和昭君套来表现王熙凤豪华富贵和盛气凌人的性格,他这一版,也果然还原出了:

那凤姐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那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

和盛明兰、贾宝玉一样,王熙凤倒也用攒珠勒子实现了炫富,不过她比盛明兰高在哪儿?人家多了一个紫貂昭君套。

昭君套又叫卧兔儿,是抹额的一种,相传是大美人王昭君出塞时所戴,从《红楼梦》一书里可以看到,下雪时,太太小姐们的一大标配就是昭君套,通常都是用贵价的貂皮或者水獭毛来做,比如应劭《汉官》就说过:

貂则紫蔚柔润而毛采不彰。灼金则贵。其宝莹于义亦有所取,或以北土多寒,胡人常以貂皮温额,后世效此,遂以附冠。

王熙凤是个体弱,诸位小姐也是,用个昭君套,暖也保了富也炫了,盛明兰刚生完孩子,按照古法,是要防风保暖的,戴这个倒是贴切,若是奇奇怪怪弄一个装饰的宝石勒子,倒是有点怪了,既然某影视公司要打良心考证的标签,那还是要把功夫做足啊……

小编精选

相关推荐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
  •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