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暂时无法评论!

春节坚守战位,女记者送给老兵父亲这样一件礼物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杨帆

“爸,今年过年我可能吃不到您做的红烧肉了,要去军营采访......”

“哦,回不来啊......没事,工作重要。这次要去哪里啊?”

“就离您的老部队一点点的距离,西藏!哈哈。”

“那好啊,西藏的部队不容易,你好好儿写,自己注意安全,多穿点防寒的衣服。”

得知春节要去西藏采访,我第一时间给父亲打了电话告知此事。父亲的反应是我意料之中的,毕竟去西部采访是他一直希望我做的事,不管是去新疆还是西藏。

这是我26年来第一次不在家过年。因为工作的关系,父母早已习惯了我在全国各地出差,“又要去哪里”成了他们最感兴趣的事,遇到我只能回一句“嘿嘿”的时候,身为老兵的父亲便不会再多问。

工作两年,去过的地方不少,写过的人物也挺多。每次,自感写出得意之作的时候总忍不住跟父亲嘚瑟。其实就是想告诉他,他的女儿完美地继承了他在写作上的基因,并且在这条路上努力地走着。父亲的眼睛早就老花了,看电视都恨不能钻进电视机里去才能看得清,更别提去看那些发表在网上的文章了。有时候他也会抱怨,“你写了那么多文章,我一篇都没看过,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父亲,您不是一直吃醋我去年写了母亲,却从没写过您吗?今年,女儿不能回家陪您过年了,那么就用这些文字当做送您的春节礼物,您看可以吗?

春节前夕,作者在西藏某旅采访。

1

我的父亲退役46年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当初很多一起的同乡战友现在剩下的也不多了,可在新疆的那7年军旅生活却始终鲜活地存在于记忆里。打靶场,单双杠,炊事班,还有那个爱跟他比赛总叫他“小鬼”的连长……时间并不能淡化一切。

父亲入伍的时候刚19岁,个头不高,精瘦精瘦的,但是生了一张白面书生的脸,满满都是灵气。以至于母亲到现在仍然坚持,当初嫁给穷得叮当响的父亲都是被那张脸给“欺骗”了。

“你老爸在部队的时候也是很有名的人物,新兵训练半个月就打出三枪27环!”每每提到部队的经历父亲就抑制不住地骄傲。确实,他是有这个资本的。凭着新兵连射击的出色表现,父亲下连被分到了当时的步兵七连一班射击组,成了班里的射击骨干,更成就了夜间打靶(小灯泡)十发全中的“传奇”。父亲回忆说,当时团里有十个人获得通报表扬,并且每人奖励一支钢笔,他是其中之一。如果不是一些历史原因,他的军旅生涯应该会持续地更长,而这,也成了父亲心里永远的遗憾。

父亲的文化水平不高,却写的一手好文章,我上了初中后所有的作文还是会先让父亲过目修改,他也乐在其中。抛开写作上的一点天赋,他说他的本事都是在部队学的,包括看书写字。后来因为表现好,军事素质过硬,父亲在入伍的第六年便进了炊事班学炒菜。

“炊事班可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你得在没有那么多训练时间的情况下还保持较强的战斗力,能进炊事班的那可都是优秀的兵。”

到底优秀的兵在哪个岗位都优秀。事事要强的父亲,很快在炊事班也干得如鱼得水,煎炒烹炸样样都不在话下。在炊事班一年后,父亲退役回了老家成了村里远近知名的业余厨师,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爱找他帮忙。所以说起来,最该感谢军营的人应该是我,感谢它给我培养了一个大厨父亲,在那个还不富裕的年代,我能把青菜吃出肉的味道。

七年的军旅生涯养成了父亲坚忍不拔的性格和干净利落的办事风格。在儿女的教育上,他跟所有不会表达的父亲一样,总是说的少,做的多。后来,哥哥选择上军校应该也是受了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吧,虽然他也曾揶揄是因为当时家里条件差、上军校能免学费,但他对军营的那份执着和热爱真的像极了跟我说故事时候的父亲。想来,哥哥从军也快20年了,一路摸爬滚打从未放弃;而我,虽然没有穿上军装,但也干上了军事新闻工作,这大概是对父亲最好的安慰了吧。

“你有机会的话去新疆看看,在那里当兵苦啊,你应该好好写写那儿。”我知道,父亲从来没有忘记过新疆,更没有忘记自己是名老兵。

图片来源网络。

2

都说女儿像父亲,这话是有道理的。我的性格和很多习惯养成都是受了父亲的影响。父亲爱喝绿茶,我小时候就蹭他的茶喝,开始喝多了睡不着,后来渐渐演变成白水不爱喝;父亲每天早起,不管春夏秋冬,不分风霜晴雨,我也跟着他一样,不同的是他起床总有事做,而小小的我,只能眼巴巴看着他忙来忙去;父亲办事效率极高,虽然常被老妈嫌弃只顾速度不管质量,我也很完美地继承了他这一“优秀”基因,长成了风一般的女子。

从小到大,父亲很少过问我的学业,但总会在关键时候给我一些支持和叮嘱,小学都没毕业的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知识的重要性。父亲太苦了!苦得很多乡里乡亲劝他说,“你儿子那么优秀还不够啊?你享享福多好,丫头读那么多书也没用。”父亲总是笑笑说,“不让她读书能干啥?两手连桶水都提不动。”好在我也争气,一路上到了研究生,没在学业上让他丢脸。两个孩子都走进了高校的门,父亲说这是他最骄傲的事情,值!

不过,有件事倒是一直让我饱受父亲念叨。进入大学后,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我迟迟没有入党,这让父亲很是不满。因为在当兵的第四年,父亲就入了党。在他眼里,党员不止是个标签更是一份荣耀。

“我们家现在就你不是党员,你这书怎么读的?还不如我这个小学生!”

“这不是思想觉悟还不够嘛,老杨同志,我保证努力向党组织靠拢!”

父亲啊,其实在我心里,您可比大学生厉害多了!

图片来源网络。

3

父亲在50岁的时候失去了他的母亲。在父亲看来,虽然自己也活了大半辈子了,但失去母亲的痛苦依旧很深。奶奶殡葬后的第二天早上,父亲一如往常早起,泡茶,打扫庭院,然后坐在门口看着远方,只是神色再不像之前那般活泼,更像是一件洗过的外套,皱缩了。我默默地走到他身边坐下,父女俩商量好似的,一言不发。“我再也没有妈了。”不知过了多久,父亲开口说了那天的第一句话,但依然没有表情,只是眼角有两行清泪落下。

几天后,沉默寡言的父亲终于走出了情绪的阴霾。正如他对我所说的,“我没了妈妈,但你还有爸爸”。孩子是在父母的眼睛里一点点长大的,可是父母的老去,好像一夜间就完成了。只不过那时的我才11岁,并没有意识到而已。

“我不像你妈那么唠叨,你自己注意身体,男朋友的事也得上点心。”其实,父亲没有察觉的是,很久以前他就变得跟老妈一样唠叨了,尤其是我工作之后更是如此。

去年十月休假回家,七点起床的我自认为已经很早了,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一杯飘着清香的绿茶,细嫩的毛尖已经沉入杯底,想来泡了已好一会儿了。这么多年,父亲早起、泡茶的习惯真是一点没变。

“老爸,再去跟我跑个三公里啊。”记忆里父亲总爱穿着那身洗得发白的旧迷彩拉着我跑步,而我为了偷懒不知想了多少理由。那时候,觉得有个当过兵的父亲真是人生一大“噩梦”啊。

“你去吧,我现在是跟不上你喽。”父亲冲我笑了笑但声音很小。一生要强的他,也开始向岁月低头了吗?可我却不忍多看他一眼。

父亲,的确老了。

从前的他,雷厉风行,大步流星,不管忙到多晚也不会说一声累,对我也很少会表露出哪怕一点点柔情。

现在的他,头发日渐稀疏,褶皱也开始爬满整个脸颊,同时衰老而去的还有让他引以为傲的肌肉和我总追不上的步伐。

假期结束要离家了,父亲坚持送我去车站,又穿上了熟悉的迷彩。

“老爸,您还是穿这衣服最好看,太帅了。”

“一把年纪了还帅,就会哄我。”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脸上却是掩饰不了的开心。年龄越来越大,心态却好像越来越“小”了。

列车缓缓驶出,父亲的身影渐渐模糊。小时候总想着快点长大吧,要独立要自由,要摆脱家人的照顾。可现在却总想着,如果可以,请让我自私一点,不要长大,还是让他们照顾我吧。

父亲,这个春节没有我在身边烦您吵着吃各种好吃的,您是不是“轻松”多了?等我休假回家,再把这些文字念给您听,再和您说说这一年多的采访心得,还有您最想听的那些军营新故事。

己亥年了,父亲,希望您永远年轻,永远快乐,就像我小时候您希望我的那样。

小编精选

相关推荐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
  • 数据加载中...